影透

【祝赤】疾

    赤松子病了。
  驾在鹤上的身影一晃,直挺挺地倒下来,若不是旁边祝融拉着,他就会成为海底世界第一个摔死的神灵。
  然后赤松子慢慢衰弱下来,一开始还能假装正常地四处走走。但是很快他就只能坐在床上和亲友谈谈天了。
  海底世界没有医生,因为没有人会生病。只有大限将至的人,才会出现人间“生病”的症状。而大限是不需要、也不能违逆的。 
  所以赤松子只能坐在床上,静静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鹿神来了,带来一碗药酒。赤松子微笑着点点头,接过药酒喝下去,没皱一下眉头。鹿神把关于药酒很苦的说明咽回肚子里。
  句芒来了,带来春天的第一朵花。赤松子在床边摸索了一下,将花插进瓶中,央句芒往花瓶里加一点水。
  祝融来了,什么也没带,理直气壮地住进了赤松子的家,日日夜夜照顾赤松子。
  赤松子清醒的时间变得越来越短,大部分时间他都纠缠在深重而粘稠的梦境中。偶尔醒来,就和祝融说说话,有时候说上古时期的天地是怎样的混沌,有时候说炎黄与蚩尤的战争是怎样的荒唐,有时候说人间的万家灯火,有时候谈到椿湫两个孩子怎么做出这样的傻事……
  要说的话还有很多,时间却太少了。
  赤松子总是说到一半就突然倒下,祝融只能扶着他躺回床上,为他掖好被子,戚戚地等待赤松子下一次醒来。
   院落里的海棠开了,赤松子的脸色却愈发苍白。睡着或是醒着,时时大口咳血,溅在床单上,红得扎人眼球。
  祝融去了如升楼,新任的白发灵婆缓缓吐了一口烟,道:“我不做逆命的生意。”
  最终赤松子还是死了,他伏在祝融的耳畔,用气音轻轻地说:“请把我火葬。”
  所有人都说赤松子糊涂了,服食水玉的人,怎么能被燃成灰烬呢?祝融却劝退了所有村民,独自把赤松子带到了无人之地,用自己的元神烧灼他。
  村民们都记得那冲天的大火,后来那火焰范围渐渐缩小,凝成一个极小极亮的光球,将黑夜生生映成白昼。直到破晓,那火才熄灭,唯余下一片灰烬。

 

 

评论(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