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透

【梦间集】【蛇燕】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有点严厉的蛇和还很皮的幼燕


  这是飞燕来到毒蛇山庄的第一个年头。
上元节,灵蛇看着身边新收的徒弟兼属下心情大好,一时兴起便应了飞燕带着他下山逛逛。
  还没进城,远远的便可看到人头攒动,万人空巷的盛景。毒蛇山庄没有的人声人气透过城墙远远的传过来,像锅盖遮不住的肉香,把飞燕尚未磨干净的少年心性钓了出来。人还安安稳稳的待在灵蛇旁边,神儿却早早飘到了城里。
  到底还是个半大孩子,飞燕就是装得再稳重,哪里瞒得过灵蛇?不过灵蛇也没过分苛求,只是淡淡地吩咐一句:“进城后人多,你莫要离我。”
  上元节的重头戏,就是这点天灯。天灯由纸糊四壁,内里燃一蜡烛,便可载着人们的祈愿扶摇而上。
  今夜气氛着实不错,早些时间,二人吃饭的时候,灵蛇赏了飞燕半杯小酒,不料这孩子酒量浅,喝完后就迷迷瞪瞪的,但又不太肯打道回府,直到放灯时才清醒了些。
  飞燕眯着眼睛,看天灯越飞越高,心里涌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只见那少年运起轻功,如鸟雀般迅捷,又似羽毛般轻盈。他足尖在天灯上轻轻一蹬,借得力向更高处飞去,似要突破这天穹。最令人叫绝的是,被他踩过的天灯并未落地,只是被轻风拂过般轻轻摇晃了一下,又平稳地向上爬升。
  飞燕最后落在一处飞甍上,满城灯火映在少年郎眼里,映了他一个意气风发,地下围观人群发了疯一般的叫好。夜来风起,酒劲随风而散,理智回笼,飞燕才心下一惊,暗道不好。连忙往楼下看去,果然看到了尊上那双微微眯起的眼睛。
  虽然尊上眼角唇角皆是微笑的弧度,飞燕却突然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呲溜一下冲上天灵盖。
  尊上肯定生气了。
  顾不得其它,飞燕从梁上一跃而下,落回灵蛇身边,跪下就要谢罪。灵蛇没有多看他一眼,转身拂袖而去,只丢下两个字:“回家。”
  一路无话。飞燕偷偷觑着灵蛇的脸色,心里十五个吊桶打水。
  回到毒蛇山庄,灵蛇也未多语,指着大厅某处命飞燕跪下,就径自回房休息去了。
  昆仑山本就苦寒,入夜后更有一呼一吸皆是连肺都要刺穿的寒气。大厅无人来访便不烧炭火,飞燕只得运起内功抵抗。
  运功不过两个时辰,飞燕就觉得眼皮越来越重,头越来越沉,终于支撑不住,头一歪,睡了过去。
  灵蛇夜里也睡不踏实,虽没什么噩梦,阴冷粘腻的感觉却犹如附骨之蛆。他起身,半轮弯月尚未西沉,极远处堪堪露出一点青白色的天光。
  他起身出门,穿过曲折的走廊,看见飞燕还跪在门厅的一角。少年的腰背依然挺直得像抽芽的嫩柳,脑袋却早已歪到一边。听见有人接近,飞燕猛地睁开眼睛,伸手去摸腰间的暗器;看清来者是灵蛇后,又试图行礼。不料跪了半宿,全身僵成了一根冰棍儿,“啪”一声五体投地,行了一个甚不成功的大礼。
  灵蛇扶起飞燕,在飞燕腕上虚虚一搭,确认飞燕身体无碍后心里的烦躁才去了些,端起架子问道:“你可知自己错在何处?”
  “属下不当酒后失态,不当不顾尊上命令,不当离尊上片刻。”
  “很好,起来休息吧。”
  飞燕起身的时候踉跄了一把,被灵蛇拦腰抱起。飞燕刚好到了开始和大人保持距离的年纪,灵蛇这一番对待小孩的态度让飞燕面颊连带着耳朵一起发热,又不好意思回绝尊上难得的温柔。
  灵蛇把飞燕往床上一丢,携被子卷了,揽到怀里。
  “睡吧。”
 
 
 
 

评论(7)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