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透

【摇滚莫扎特】【萨莫萨】HAPPY BIRTHDAY

萨老师生日联文的一部分
现pa,部分借鉴了马路老师《供认不讳》的设定(已获得授权)
有贝多芬舒伯特李斯特出场

  “下面是,献给我最爱的萨列里大师的生日贺曲!”

  沃尔夫冈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叠薄薄的谱子递到萨列里手上,行着数十年未变的夸张礼仪,一撩衣服下摆,摆好资势开始弹奏。依旧是跳跃的音符,纯净的金子,闪耀的星光。而萨列里,无论见识过多少次,都如同第一次那样为莫扎特的音乐折服。唯一的区别是他不再被嫉妒灼伤,不再把夜晚献祭给杀人交响曲。

  一曲终了,沃尔夫冈又笑嘻嘻地蹦过来讨赏,萨列里吻了一下对方的嘴唇,瞥见对方从眼角开始蔓延的细纹。

  我们都会变老的啊。萨列里想。

  察觉到对方的失神,莫扎特很容易地明白对方在想什么。这是一个他们两人讨论了许多次的问题,从萨列里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精力不济开始。衰老会带来什么?他们老去后究竟什么模样?只有时光才能给予答案,在他们真正老去之前的无数揣测不过空想。

“我们总有一天会老去,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年轻的姿态。”他坐回琴凳上,弹出一段琶音。“我们依然可以像过去,或者现在一样,做我们一直坚持的事情:纵情生活,用力去爱。”
  “所以您在担心什么呢?我的大师。”他点了点自己的胸口。“我们的心不会老。”

  然后沉重的气氛一扫而空,“该吃蛋糕了!”莫扎特端起自己那块声称是“抢来的”奇形怪状的蛋糕。萨列里不大想过问这块蛋糕的真正来历,以沃尔夫冈的创造力,这块蛋糕是怎么来的都不稀奇,不会有毒就是了。

  这是萨列里的第五十个生日,经历了噩梦,出院,关于衰老的探讨,来历不明的蛋糕一系列不寻常的事件,湍急的支流终还是回归平静的主线。

  然而生活并不打算让萨列里那么好过。在全音乐学院最受欢迎的音乐教授回归第一天暨生日第二天,即使这一天并没有他的课,萨列里也注定不会清闲。

  第一个造访萨列里的是路德维希.冯.贝多芬。这位在音乐上有有极高天赋的学生,以一贯的热情态度敲响了办公室的门。他带来一叠写好的颂歌,摇滚风格,与往常交作业的凌乱笔迹不同,这次他把音符工工整整地撰抄在五线谱上。

  然后是舒伯特,由于对自己的音乐并不那么自信,他选择了整理大师的手稿。当年轻人腼腆地微笑着告诉他自己在图书馆刷了一周夜后,萨列里忍不住揉了揉他的脑袋。

  其他学生,低年级到高年级,男男女女,送来各式各样的礼物。鲜花,贺卡,酒,成熟或幼稚的艺术作品,实用或装饰的小玩意。真正让萨列里笑出来的是李斯特,他太年轻,送了其它大孩子认为有失体统的东西——一袋珍藏的糖。

  当莫扎特开着他那辆过分招摇的跑车来接萨列里下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亲爱的大师提着大袋子装小袋子,因两只手不够用而走得勉勉强强踉踉跄跄的画面。他趴在方向盘上笑了足足五分钟才想起来帮对方承担一部分学生们过量的爱。

  “Bravo,大师。”他笑着鼓掌。萨列里坐在副驾驶,正在扣安全带。礼物堆满了后座和后备箱,莫扎特的吉他委委屈屈被挤在一边。

  然后跑车发动,向夕阳一骑绝尘。

  43岁的摇滚歌手站在聚光灯下,50岁的音乐教授挤在看台的第一排,和其他狂热粉丝一起挥舞着荧光棒。

  “致50岁的安东尼奥,祝他永远年轻。”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