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透

【大鱼海棠】【句鹿】失忆那点事

ooc预警!画风各种突变预警!

“夫诸?夫诸?听得见吗?”
  夫诸头晕脑胀地醒来,对上了一张神色焦急的脸。从人类的审美来看,这张脸是很英俊的,也许夫诸应该给予他应有的信任然后问问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但是夫诸没有,他只是用力地挥开句芒的手,然后撒腿逃跑。
  “夫诸你去哪?!”
  时间回溯到八个小时前,句芒日常找夫诸喝酒谈天。不巧的是,在俩人相谈甚欢都有点上头的时候,夫诸从柜台下又拿起一坛酒,熟练地开坛启封,续满自己的杯子然后一口饮尽。
  随着夫诸哐当一声倒在柜台前,句芒的酒也惊醒了大半。借着小酒馆微弱昏黄的光才看清夫诸刚刚开过的坛子上写着三个大字——孟婆汤。
  句芒慌了神,连忙派出燕子去敲后土的窗,后半夜全村但凡有些阅历的村民都来了,每个人都围着夫诸看了一遍,但除了长吁短叹外没有别的办法。村民渐渐又散去了,只有句芒还留在夫诸床边照看他。
  如果夫诸永远失忆了怎么办?更糟的话,如果他永远醒不来了怎么办?想到这里,句芒不禁一阵心悸。他这才发现,他是如此害怕失去这个和自己可以喝酒可以交心的朋友。
  好在夫诸终于醒了,只是像一只受惊的鹿一样逃开。句芒不得不到林子里去寻他。寻见的时候,夫诸正和句芒的燕子们玩得正开心,一感受到句芒靠近,燕子们就叽叽喳喳回到句芒身边。夫诸顺着燕子飞行的轨迹看过去,恰好看到了逆光而立的句芒——一时间,夫诸忘记了逃跑。
  句芒一步一步又轻又慢地走向夫诸,发现对方没有要逃跑的意图后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对上夫诸那双包含了过分慌乱和陌生的眸子。
  反正他肯定不记得我是谁了。句芒自暴自弃地想。
“你叫什么名字?”
 “夫诸。”
 “为什么要跑?”
  “我会带来水患……村民们……要杀我。”
  夫诸看起来要哭了。
  句芒的心底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了一下,一阵一阵地疼。在句芒的记忆里,夫诸永远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淡淡地斟酒,淡淡地安抚发酒疯的客人,永远与他人保留一段距离,永远不冷不热不远不近。直到现在,他才知道了产生这段距离的原因。
  句芒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我叫句芒,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夫诸认真地盯着句芒看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毕竟失忆不是一件小事,句芒一边和夫诸在山林中漫步,一边思索着如何在不惊到夫诸的情况下帮他找回记忆。
  记忆停留在“认为自己是凶兽”时期的夫诸与句芒认识的夫诸相比少了几分阴郁,举手投足间都透出一股孩童和幼兽特有的天真。燕儿三三两两的停在夫诸树枝般的鹿角上,夫诸不时用手逗弄头上的燕子,似乎光是和燕子玩耍就能获得极大的乐趣。
直到夫诸玩累了,俩人才在溪水边坐下。句芒想向夫诸提起失忆的事却苦恼不知从何开口。这时夫诸突然跳起来,远离河水退了几步。
  “怎么了?”
  “有人漂下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湿漉漉的脑袋从河里冒出来,吓了句芒一跳,看清来人是谁后,句芒恨不得把木头拍他脸上。
  “赤松子?!”
  赤松子没理会惊怒交加的句芒,而是看向躲在树后的夫诸。夫诸看到没有危险,也慢慢凑过来,躲在句芒身后露出半张脸。
  “夫诸,你没事吧?”赤松子微笑着和夫诸打招呼。
  “你是谁?”
  赤松子有些惊讶,对句芒用眼神表示疑问,夫诸也扭头看向句芒。同时承受两道目光的句芒感到压力山大,只得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
  昨夜因故缺席的赤松子表示自己就出了个差咋地发生这么大事,揉揉太阳穴想出了个主意: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误食孟婆汤,那也就只有找孟婆才能解决了,我恰好和她有几分交情,你们就带着这个去找她吧。”
  说罢,赤松子化出一个水符交到句芒手上,然后沉到水底失了影踪。

lo主写不下去了请宝宝们告诉迷茫的句(lo)芒(zhu)怎样帮鹿神找回记忆(´Д`)(´Д`)(´Д`)(´Д`)

接下来大概就按照柒球小天使的回复来写了!感谢柒球小天使!

TBC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