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透

【祝赤】一个关于恋爱的故事

  “祝融哥,你和松子哥是什么时候在一起啊?”水灾之后,大人们都忙着建设新家园,祝融意外被分配到了照顾孩子们的任务。孩童们叽叽喳喳地把祝融团团围住,十几只眼睛向祝融眨巴眨巴。
  被围在中间的高大青年不太习惯这样的场面,有些尴尬地别过脸清清嗓子回忆道: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那时候我还是个普通人,因为取火有功,黄帝就封我做掌管火的官。”祝融顿了一下,嘴角不禁勾起一个弧度。“我就是在那时遇见你们松子哥哥的。赤松子就站在黄帝边儿上,黄帝对他很是尊敬,一副俯身倾耳的模样。那个时候赤松子和现在不太一样,白衣飘飘仙风道骨的,用人间的词来说,就叫高冷。”祝融两只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孩子们都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
“然后呢?”
“然后啊……”祝融挠了挠脑袋,沉吟了一会。孩子们都屏住呼吸,等待故事的高潮“然后一来二去就相熟了,我发现他人还不错,于是我们就经常在一起了。”
“切——”孩子们爆发出一阵嘘声,惹得祝融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自己的回答为什么会引来孩子们的不满。
  胤看上去恨铁不成钢似地喊道:“是那个在一起啊!这样子的在一起!”说着比出一个爱心,其他小朋友也纷纷附和。
祝融不禁吃了一惊——“这群孩子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刚想发作,赤松子却飘然而至。“祝融,夫诸那边出了点问题,你过去看看,孩子们就交给我吧。”
  刚刚才被孩子们的言论吓到的祝融自然乐意摆脱这个烦恼,立刻逃也似地离开了。
赤松子望着祝融的背影若有所思。
但是这群聒噪的熊孩子并没有给赤松子思索的机会,又一次包围了赤松子,准备再问一遍刚才的问题。
  同一群熊孩子提问了奇怪问题的结局就是当两个人回到由于房舍不足而合住的小楼中后都各怀心思。
  祝融担忧的是孩子们的教育问题并决心明天和后土谈谈,赤松子却实实在在地思考了孩子们提出的问题。
  究竟是何时开始,对这常伴身侧的火神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呢?从今天对方慌乱的态度来看,祝融依然只把他当作挚友。无论是抗击洪水时突然牵起的手,还是乘上鹤时搭肩的动作,对祝融来说,只怕通通都是朋友间理所当然的举动。而这些微小的细节却在赤松子心里愈积愈厚,如同暴风雨前的乌云,酝酿着他不能说也不愿想的灾难。

















评论(4)

热度(30)